华商应对“民事纠纷刑事化”案例两则
发布时间:2016-05-04 浏览次数:635  来源:中国侨网  作者:

  案例提供:王航兵 [点击查看律师简介]

  最近一段时间,各地出现不少民事纠纷刑事化的案例,原本是民事纠纷,纠纷一方却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另一方涉嫌刑事犯罪,试图利用公安机关的权力来达到在普通民事诉讼中难以达到的目的,甚或以之打击报复,谋取非法利益。华商在内地广泛开展投资,不可避免也遭此困境。最近,国侨办“为侨资企业服务法律顾问团”特邀律师王航兵亲自参与两起华商因普通民事纠纷或被报复而被举报刑事犯罪的案件。经过王律师艰巨的努力,两起案件均最后获无罪。遭遇类似情况的华商朋友,或许可以从这两个案例中有所借鉴。

  案例一 郭某涉嫌伪造公司印章、合同诈骗一案

  一 基本案情

  华商郭先生,现任香港某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长期在国内投资,拥有中外合资企业。2012年,郭先生因在广东省中山市收购一块土地同上海科大公司发生纠纷,并将科大公司诉至广东高院。在法院审理该案期间,科大公司向中山市公安局举报郭先生伪造科大公司印章,利用合同骗取科大公司人民币800万元。

  中山市公安局立案后,曾传讯当时还在国内的郭先生,但并没获得郭先生涉嫌犯罪的直接证据。随后,郭先生前往香港。不久,中山市公安局对郭先生发出了全国通缉令,并在海关做了“边控”措施。至此,郭先生再也不能入境。2014年4月,其在广东高院的民事诉讼被判败诉,蒙受了巨大损失。

  二 接洽过程

  在最困难的时候,郭先生同王律师取得联系。此时,郭先生在广东高院刚刚败诉,正受到公安机关通缉,不能亲自来境内处理相关事务,局面可谓十分严重。

  郭先生声明自己是冤枉的,绝没有涉嫌犯罪,是对方为了获取不当利益对他诬告陷害,后邀王律师去香港会面,提供了一些涉案基本资料。在初步研究其提供的资料后,王律师就民事案件的上诉和刑事案件的无罪申诉提出了几点意见,得到郭先生认可。郭先生委托王律师代理其民事案件向最高法院上诉,同时委托王律师作为其刑事案件辩护人。

  三 办案经过

  根据郭先生的陈述和其提供的基本资料,王律师初步断定这是一起典型的民事纠纷刑事化的案件。这种案件一般具有两个特点,1、刑事案件的举报人往往都是在民事诉讼中处于不利地位,或诉讼结果可能对其不利;2、举报人在当地有一些所谓的“人脉资源”,能够“驱动”当地公安机关在证据不足或界限模糊时将案件作为刑事案件。

  考虑到郭先生委托的刑事案件与民事案件有重大关联,刑事案件还处在侦查阶段,王律师决定先从上诉到最高法院的这起民事案件入手,一方面争取改变一审郭先生败诉的结果,一方面希望通过查阅民事案件的案卷发现郭先生无罪的证据。

  2014年10月,最高法院开庭审理郭先生上诉科大公司民事案件,王律师调取了新的证据,力争推翻原一审判决。

  2015年1月,最高法院裁定本案发回广东高院重审。郭先生可谓初步扳回局面。而且,在此番诉讼中,对方当事人向最高法院提交的证据中,律师发现了足以证明郭先生无罪的证据。

  这是一份广东中山市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该判决书查明,郭先生在同科大公司签订合同收购科大公司在中山的土地资产后,在没有办理土地资产过户的情况下,又同中山天一公司签订《资产合作合同》转卖上述资产,收取天一公司800万元。该合同有天一公司、郭先生、科大公司签字和盖章。但经过鉴定,该合同上所盖科大公司的公章与科大公司认可的公章不一致。另外,该判决查明的事实后续还包括:郭先生收取天一公司800万后,因科大公司没有履行向郭先生交付土地资产的义务,郭先生也无法履行上述那个盖了所谓“假公章”的合同。各方于2012年8月签订了《调解协议》,约定800万由郭先生退还天一公司。该调解协议同样也有天一公司、郭先生、科大公司的签字和盖章,这上面的科大公司公章也经过鉴定,与科大公司认可的公章一致!

  依据上述事实,王律师立即建立起郭先生无罪的逻辑思考:《调解协议》公章是科大公司认可的,经鉴定是真的,该协议内容都是科大公司承认的;科大公司所承认的该协议内容中,包含了《资产合作合同》的主要内容,说明科大公司了解和承认《资产合作合同》的内容;科大公司了解并承认《资产合作合同》的内容,则该合同上所签盖的科大公司的章必然代表科大公司的真实意思;该枚公章既然代表了科大公司的真实意思,那即使这枚公章和其常用公章不一致,也足以依法推定该公章是科大公司掌控和使用并由科大公司承担全部法律责任。随后,王律师设法找到科大公司的常务副总,他出具的亲笔证言证实,科大公司确实使用两个以上的公章。

  在此基础上,2015年8月,王律师再次前往公安机关,明确提出了郭先生无罪的辩护意见,并在之后与公安机关的接触中明确提出本案不应当“追逃”“劝返”,而应当立即撤案,宣告郭先生无罪的观点。2015年12月18日,中山市公安局电话通知郭先生,其涉嫌伪造公司印章、合同诈骗罪一案已经正式被撤销;2016年1月,王律师代表郭先生前往中山市公安局,领取了中山市公安局《撤案告知书》。至此,这起2012年就已立案的刑事案件终于画上一个句号。

  四 办案小结

  这是一起重大涉及华商利益的案件,一起获得无罪的刑事案件,一起发生在非律师惯常执业省份的案件。王律师在接受委托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先后二十余次去北京、上海、广州、中山、香港等地,或查阅案卷,或寻访证人,或同当事人交流案情,不仅成功地依法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向当事人成功地宣传了法治精神。这个案例启发人们,当华商权益被侵犯时,华商不应该完全依赖政府,四处寻求关系,而是应当坚定的相信法律,依靠法律,首先需要的就是积极行动,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合法权益。

  案例二 李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物品案

  一 基本案情

  华商李老先生,投资并掌控内地与香港数家上市公司,在国内开办有外商独资企业浙江德利公司。2014年10月,德利公司所聘请的内地员工因离职待遇同公司发生纠纷,因此产生怨恨,向海关举报德利公司在进口生产材料中涉嫌走私。2014年11月,浙江绍兴海关因此在机场对正欲离境的李老先生和其两个儿子留置审查,稍后,对其二儿子李先生采取拘留的强制措施,对李老先生和另外一个儿子放行。

  事发后李老先生动员多方力量展开营救行动,但都没有任何成效。反馈的消息是这次涉及的案情非常严重,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结果,这让李老先生寝食难安。

  二 接洽过程

  凑巧的是,李老先生同前一案例中的郭先生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是好朋友。经郭先生推荐,王律师决定接受委托。

  三 办案经过

  王律师先赴香港,面见李老先生。李老先生坚称自己的企业和个人均不会去走私,企业管理也很规范,十几年前的账目都保存的完完整整,却突然被海关指控走私,因身在香港,其连具体涉嫌的罪名也不清楚。

  根据李老先生所述情况和有关法律规定,王律师先就本案可能涉嫌的罪名、办案机关下一步的进程、如何维护合法权益即应对的整体思路,向李老先生谈了几点意见:1、本案可能涉及的是单位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如罪名成立,除追究单位责任外,还要追究单位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2、这个罪名是否成立主要依靠书证,公司完整的账务资料为查明案情提供了客观基础,如果李老确实没有走私,相信公司的财务资料最终会证明一切;3、单位要配合办案机关调查,虽然李老自认没有犯罪,但要绝对配合办案机关调查,只有办案机关查明案情,李老才能证明自己无罪。4、根据本案具体情况,可以申请对公司涉案人员取保候审,尽可能地减少案件调查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的影响。

  在杭州,王律师同公司在杭州的高管及前期介入的律师会商,并根据本人在香港同李老的谈话,统一了大家的认识并做了相应的具体分工。王律师随后从羁押在看守所的李老先生的二儿子李先生处了解到办案机关的调查方向和调查重点,并与李先生就案件的具体情节做了简单探讨及法律叮嘱。

  通过前面的工作,王律师基本了解到李先生涉案有两个方面:一是如果在单位走私犯罪成立的前提下,他有可能被作为单位的主管人员追究刑事责任;二是其本人曾经在入境时随身携带数件设备零配件没有向海关申报。对这两件事情,王律师通过向公司高管了解相关情况后,决定可以做出无罪辩护意见,同时向办案机关申请对李先生取保候审。这样即使办案机关一时不能查明案情,不会很快做出无罪决定,但取保的可能性很大。

  王律师根据当时侦查机关已经掌握的案情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单位是否构成犯罪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并最终由法院依法裁决。即使单位构成犯罪,但李先生任职时间才三个月,对公司经营情况不熟悉,没参与,依法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2、关于其携带设备零配件没有向海关申报的问题,价值较小,不能达到刚刚颁布实施的新的现行立案标准。3、虽然全案的侦查刚刚开始,李先生是否涉及更多案情尚未可知,但现有证据确实难以追究李某刑事责任,考虑到本案具体情况,李先生作为公司投资人的二儿子,刚刚在公司上任,至少应当对其解除羁押,变更强制措施,以使案件的侦查对公司正常经营的影响减少到最小。4本案走私罪调查主要是收集书证。目前公司从2014年回溯至2000年的账册均已经被办机关或查封,或复制调取,不可能存在隐匿或销毁证据的危险,也无串供的必要和可能。

  承办法官听取了王律师的辩护意见,并正式签收取保候审申请书。几天后,办案机关提出可先缴纳3000万的保证金的建议。王律师认为:1、公司是否构成走私,要看事实和证据并依据法律,最终要由法院依法裁决。单凭3000万是无法认定公司犯罪。2、这笔钱缴了,基本可以肯定李先生会被取保,这对公司大大有利。3、即使不能取保,缴3000万也不亏,这体现李老方面配合侦查机关的态度和决心,也体现自认无罪的信心。公司最后按照王律师意见缴纳3000万人民币至办案机关指定的账户。三天后,李先生获准取保候审。这时,距离案发刚刚一个半月。

  后续侦查直至本案侦查终结,侦查机关没有发现李先生有其他涉案情节,完全采纳了王律师对李先生无罪的辩护意见,对李先生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也被决定撤销,李先生完全恢复了自由,可以自由往来香港和内地了,公司的生产经营在很大程度上得以恢复。

  四 办案小结

  同前一案例相似,此案发生在王律师惯常执业省份之外省份。案件进程较快,其背后是王律师艰苦卓绝的大量工作。其凭借专业技能和法律知识为当事人提供帮助,并获得成功,增添了当事人对法律的信仰,提升了国侨办律师团声誉,扩大了国侨办律师团的影响。

  附注:

  1、文中所提“国侨办律师团”是指“国务院侨办为侨资企业服务法律顾问团”

  2、本文作者系“国务院侨办为侨资企业服务法律顾问团”特邀律师。

  3、案例中公司和个人的名字均为化名。

评论内容: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共257人参与,点击查看